社会责任
调查了3类90后公务员,小镇青年的其实生活,真不是你想的那样!
2019-03-23 18:15:41 来源:www.gyyhd.com 作者:优博科技有限公司

  遍布中国三四线中小都会的小镇青年,正成为一股有影响的新势力。

  他们远离五彩斑斓的大都市,抉择在本土扎根,没有交通拥堵,没有买房压力,成了中国青年中活得最惬意的一批人。

 但他们中间也有一个特殊群体——90后公事员,他们端着众人眼中的金饭碗,是亲朋好友追捧的卓越青年。那么,他们真就活得很嘚瑟吗?


  娶亲——比考公事员难

  大都会娶亲难,难于事情、生涯压力大;屯子娶亲难,难于彩礼要求太高。对于小镇公事员来说,问题在于找不到合适的对象。

  供职于某县城人社局的小唐,今年27岁却未婚,这在本地属于大龄未婚女青年,催婚压力可想而知。

  但她的理由却让人听完又无可辩驳:稍有作为的年轻人都在外打拼,总不能随便找小我就嫁吧。

  本地上过大学的年轻人,大多数都到了一二线都会谋生,最不济也在市里上班,这座只有几万人居住的小县城,留下的年轻人很少,而且绝大部分是高中毕业后混迹县城的城里人,或许从乡镇来混个差事的“乡下人”,他们收入不高,事情也不稳定,不是聚众喝酒,就是网吧包夜。

  还有一些虽然是本地某些女青年眼中的“宠儿”,小唐却看不上眼。他们是土财主家的公子哥,无所事事、游手好闲,人品也很不堪。

  像小唐这样苦于优秀年轻人外出求学、事情而造成本地相对优质男性资源匮乏的,正困扰着相当一批小镇公事员,娶亲比现在考公事员难成为他们心中的痛。

  下乡——是自找的流放

  毕业那年,受家人和亲属的撺掇,农二代大学生小郭抉择了考家乡的公事员。

  绿水青山,蓝天白云,这里有他曾经向往的诗和远方,有安逸的生涯和稳定的事情,但他一点儿都不高兴。

  那些跟他一起吹牛皮、闷图书馆、撸过串的兄弟们,都在大都会事情,朋友圈散发着阶级固化、经济下行、减税增负的时代焦虑,聊天群满是吐槽路上堵、地铁挤、物价贵的隔夜口水,就连过年聚首也在讨论房价、中美贸易、南海危机,小郭基本插不上嘴。

  他的周遭却无非八卦淘宝、同学聚首、人情送礼,外面的世界,对他而言,正越来越陌生。去年他到省城出差,甚至对共享单车都觉得很惊讶。

 “我是自动请求被流放到这类小处所的。”在老朋友眼前,他这般感叹。即使浓浓的乡土文明和暖暖亲情让他觉得丝丝安慰,他仍然觉得背离了现在的妄想——走出大山、闯荡四海。

  但现在公事缠身,家庭拘束,他的妄想,曾经被实际牢牢捆住了,再也无奈摆脱约束自在飞翔了。

  下层——我的抉择我自满

  小马由于一线都会生计压力大、生涯节拍快,加之女友抉择回籍成长的原因,废弃了在上海一份不错的事情,考了镇上的公事员。

  他的事情并不必要大把韶光待在办公室研讨红头文件,或许整天开无聊的集会,而是访问下层存眷民生。

  春种秋收、抗旱防涝、扶贫救灾、上门访谈,他的重要事情约略如斯。为了跟农夫孤芳自赏,他必要走进田间地头体验六月烈日下割麦子的费力;为了转达当局的政策,他必要反反复复、不辞繁琐地跟农夫逐句解释。

  几年下来,他的下层阅历大为提升,“我觉得我的事情很接地气,跟乡亲们接触多了,才敢说懂得中国农夫,懂得中国屯子社会问题所在。”

  事情和生涯之间的平衡,他也拿捏的很好。除去必要应酬,他每天准时跟家人吃晚饭,假日还能拖家带口去周边旅游一圈。

  相比起现在大都会生涯的惊艳,他觉得小镇生涯更朴素,也更扎实,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涯状况。

  跋文

  每一小我的人生,都是本身走进去的。

 每一个让咱们羡慕的面具,面前都有鲜为人知的故事。即就是同一个面具,戴在分歧的人脸上,也会演绎出不一样的脚色。

  与其在睥睨他人的过程当中异想天开,不如自在活出真我的风度。我就是我,色彩不一样的炊火!

   本文首发于微信"大众号:说钱。文章内容属作者小我概念,不代表和讯网态度。投资者据此操纵,危险请自担。